首页 »

深度丨“菲律宾版特朗普”脱颖而出,菲选民为啥爱强人?

2019/10/14 15:08:01

深度丨“菲律宾版特朗普”脱颖而出,菲选民为啥爱强人?

将10万犯罪分子直接处决、强奸女性该让市长先上、一旦当选就要和美澳断交……人们或许很难想象,如此惊世骇俗之语竟出自一位总统候选人之口。然而真实情况就发生在大选前夕的菲律宾。这位上演“奇葩说”的候选人——达沃市长罗德里戈·杜特地目前正以34%的支持率领跑大选,而其犀利的言论也让他被外界冠以“菲律宾版特朗普”的称号。


    
“杜特地现象”折射民众不满


    
现年71岁的杜特地出生于菲律宾马阿辛市的政治家族。其父曾任大达沃的市长,统辖包括现在的达沃和周围两个省份的大片地区,也曾任宿务达瑙市市长。此外,杜特地家族有两人先后在1957—1959年和1983—1986年担任过宿务市市长,而杜特地本人与德雷恩、阿尔门德拉等宿务政治家族也有亲戚关系。可以说,杜特地虽然在达沃市担任市长多年,但身上已经留下了“宿务派”的深刻烙印,他也把自己当做宿务人。


作为在菲律宾任期较长的市长之一,杜特地治理达沃市已有20多年时间,在他的铁腕治理下,达沃市免受棉兰老岛上非法武装的袭扰,良好的治安环境为其在民众中赢得了口碑。然而,他的管理方式也引来西方一些人权组织的争议。2002年,美国《时代周刊》曾借用漫威漫画中的“惩罚者”这一角色来形容杜特地打击犯罪的手段,影射其曾成立“敢死队”清除罪犯。位于纽约的“人权观察”组织认为,从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,杜特地已“法外”处决1000多名犯罪嫌疑人,并将他称为“死刑市长”。


有趣的是,杜特地本人对成立“敢死队”一说的态度也颇值得玩味。去年在菲律宾当地的一档电视节目中,杜特地称:“我?他们说我是敢死队的一分子?是的,没错。”但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中,他又矢口否认存在所谓“达沃敢死队”……


杜特地成为胜选大热门,也令许多政治观察人士感到意外。一些分析认为,“杜特地现象”反映出民众对菲律宾社会治安及秩序的不满,以及对传统政治人物的失望。就像《纽约时报》指出的,菲律宾选民唯一关心的就是把现任总统阿基诺三世的势力拉下马,而杜特地恰恰符合这一标准。还有分析认为,杜特地现在成了胜选大热门,要得益于他优秀的竞选策略。德拉萨列大学政治学教授胡里奥·蒂汉基指出,杜特地与美国总统竞选人特朗普相似,十分擅长把握选民的情绪。杜特地曾炫耀拥有两个老婆和两个女友,宣扬要将菲律宾改成联邦制国家,建立革命政府,这些言论吸引了一大批对现实不满的选民。


    
“强人”与“民主”如何平衡


    
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评论称,杜特地的人气飙升,还反映了疲惫的菲律宾选民对“政治强人”的渴望。


与“杜特地现象”相类似,角逐副总统宝座的小马科斯的表现也同样值得关注。作为菲律宾前总统费迪南德·马科斯(任期为1965—1986)的独子,这位现任参议员曾表示,如果没有1986年的人民力量革命,早已将菲律宾带入发达国家行列。这种历史修正主义的“闪电战”对于淡忘历史、看重现在的选民来说,无疑是非常有效的竞选策略。如果他此次竞选副总统成功,那么极有可能冲刺2022年的大选。


在大选候选人中,最有可能对杜特地构成挑战的,可能要数格雷丝·傅。这位菲律宾知名演员费尔南多·傅的养女、现任的女参议员以其清新的政治革新形象,赢得了不少中上层选民的青睐。但近期格雷丝被曝与寡头旦丁·许寰哥以及曾被控告贪污的菲前总统约瑟夫·埃斯特拉达有染,舆论还认为她与阿基诺总统作了政治交易,这让格蕾丝“改革者”的形象大打折扣。


有分析认为,如今的菲律宾民众对国家缺乏包容性增长、长期腐败、法律秩序不完善、存在大型基础设施瓶颈以及领导层决断力低下等问题均有所不满,因此对独裁专制的怀旧情绪重又弥漫至整个社会。这些情绪被杜特地、小马科斯等所利用,“民怨政治”借此出现了大的回潮。


在过去几年中,能看到不少国家都存在一个普遍现象,就是一批言辞强硬、思维简单的政治家活跃在飞速发展但又功能失调的民主国家舞台上,即便是像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也陷入了“强人综合征”,民众错误地相信,单纯依靠一个强大领袖就能拯救整个国家——随着特朗普的崛起,这种想法甚嚣尘上。


然而,与美国相比,菲律宾更多体现的是披着形式民主外衣的寡头政治,每次选举很大程度上都是一场场政治家族的冲突。在菲律宾,超过七成的立法者来自政治世家,这一趋势还表现在经济领域。2011年的统计显示,菲律宾近年新增财富的76%集中在40个最富家庭的手中,这一比率在亚太地区是最高的。


总而言之,就像外界分析指出的,菲律宾曾被称为美国政治在“亚洲的民主橱窗”,然而菲律宾的政党执政仍具有明显的精英政治和家族政治特点。纵观从马科斯政府倒台至今的几十年菲律宾选举史,选民一直在“强人”和“民主”这两个选项之间左右摇摆——代表“强人”的马科斯、拉莫斯、阿罗约和代表“民主”的阿基诺夫人、埃斯特拉达。但是,如果不改变把家族政治作为“统治核心”的政治格局,不改变过分强调权利而忽视责任的社会生态,以及不改变过度强调自由民主而忽视纪律和秩序的文化环境,无论是选择“强人”还是“民主”,它的最终效果都是一样的。


    
(栏目主编:杨立群, 题图来源:新华社/法新社 编辑邮箱:ylq@jfdaily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