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逝者|张涤生:中国整形之父的忧虑

2019/10/14 17:52:19

逝者|张涤生:中国整形之父的忧虑

 

8月19日21点18分,中国整形之父、中国整复外科事业创始人、中国工程院院士——张涤生教授,因病医治无效,于上海华东医院辞世,享年99岁。

 

今年6月12日,张涤生教授在华东医院病房中度过了他的百岁寿辰

 

有网友写下这样的话语,送别这位中国整复外科事业的一代宗师——

 

“当沉疴尽去,能否赞一句,妙手仁心。”

 

“上海,一代宗师陨落。他,因美而生;死,亦不忘造福他人。”

 

后一句,指的是张涤生教授在自己90岁生日之际,准备了这样一份特殊的礼物——

 

遗体志愿捐献书

 

以下为捐献书全文——

 

“我今年90足岁,已迈入暮年时期。流水东去,岁月无情,虽目前健康尤佳,胸有壮志,但毕竟血肉之躯,难抗拒自然规律的约束。在此走向百岁生命途中,难免疾病、事故突然来袭,生命终止,故此早立下遗体捐献志愿书,以免失去机会,留下遗憾。

 

现述下列数项明志,以期离去后得以实现,以慰平生。

 

一、捐献仍可应用的本人的组织及脏器,以造福病友,如角膜、皮肤、骨骼等组织,以及仍存良好功能的脏器,以挽救延长病人的生命,此点还得请专家及早诊断给予决定。

 

二、遗体可进行病理解剖,我患颈椎病多年,腰椎病变,椎管狭窄,骨质增生,但近年来又逐渐趋向康复,症状趋向平稳,相信病理解剖可以观察到这种病变的病理过程。我在1998年曾接受过左下肺部癌肿切除手术,也可观察一番术后病变后情况。

 

三、如体内某些器官可制成标本,以利教学之需,亦可摘除进行制备。

 

四、所有体躯遗剩骨肉,可以火化,将所存骨灰,分为二份,一份归还于我的故乡无锡,和我妻子张筱芳的骨灰,同葬于父母及大弟张养生身伴,以慰父母、大弟之灵;另一份则在我服务、发展、创业、培养下一代的第二故乡—上海,觅一寸金之土,长眠地下,以慰平生。

 

当然,这一条实际上是留给我亲爱的女儿和儿子的,不劳领导和他人费心!

 

在此,奔向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和谐、强盛、幸福的新时代之际,特此早日陈述捐献遗体的志愿书,以明心志。

 

张涤生 谨笺

 

2006.6.12”

 

战火淬炼

 

张涤生教授,1916年6月12日出生于江苏无锡,1941年毕业于前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(1949年更名为南京大学)。

 

从医科大学毕业后,他先在抗战后方从事救治工作,后来还参加远征军,到前线接受战火淬炼。战后,被公派赴美,随著名教授Robert. H. Ivy学习整形外科。

 

两年后,他归国迎接解放。朝鲜战争爆发后,参加上海抗美援朝医疗队,在鸭绿江畔建立了新中国第一个战伤治疗中心。随队返回上海后,继续从事唇腭裂、面裂等畸形的修复工作。

 

1951年,抗美援朝医疗手术队第一大队部分队员合影。前排右一为张涤生

 

1959年,张涤生(右二)在陕西安康县医院成功抢救严重烧伤病人后留影

 

70余年来,张涤生一直致力于整复外科事业的开创和发展,为中国整复外科医学跻身于国际先进行列作出了卓越的贡献。他还打破传统的医疗观点,将“整形外科”更名为“整复外科”,从而扩大了医治范围。几十年来,创下了一系列医学成果。

 

在同事和患者眼中,张涤生一直精神瞿铄。只有知情的人,才晓得他不仅动过胆囊切除手术,十余年前还经历了肺癌切除手术。外科医生的职业病——颈椎病和腰椎增生症也已经伴随他20余年。

 

张涤生(右一)套着颈托上台手术

 

乐观,始终是张涤生的精神状态;而他所热爱的事业,则是他的精神支柱——

 

第一次用中西医方法综合治疗淋巴水肿,以“烘绑疗法”新概念开创了中国淋巴学科之先河;

 

第一个在国内成功开展高难度的眶距增宽症矫正手术;

 

第一个应用带血管肠段移植的方法,为食道缺损病人重建了食道;

 

第一个应用显微外科技术进行科学实验,成为我国显微外科的奠基人之一……

 

这许许多多的“第一”,是他快乐的源泉。

 

1964年,张涤生在国内率先开展显微外科动物实验

 

1985年,张涤生代表中方签订中澳颅面外科合作交流协议

 

张涤生现任中国康复医学会修复重建外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,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会副主任委员,中华医学会显微外科学会顾问,上海市整复外科研究所名誉所长、教授,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。

 

“如果商业头脑取代生命意识,是医者的可悲”

 

当话题转到当下的“整容热”时,这位老人却眉头深锁,坦露出深深的忧思。

 

以下内容节选自《解放日报》记者陈俊珺对张涤生的专访——

 

记者:一说到整形,大多数人的印象就是“开双眼皮”、“隆鼻”等美容手术,美容和整形有没有区别?

 

张涤生: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不应该被混淆。

 

美容其实只是整形外科的一小部分,如果用五只手指来比喻,美容就好比其中的小拇指,整形外科还包括烧伤畸形外科、四肢畸形外科、显微外科、颅颌面外科。

 

我曾经将“整形外科”重新定义为“整复外科”。这是因为,整形不仅仅包括对组织、器官的畸形或缺损在形态上进行修整,即“整”;还包括对生理功能的恢复和重建,即所谓“复”。如果说美容外科是“锦上添花”,那其他的整形外科就是“雪中送炭”。

 

记者:两者也有共同点吧?

 

张涤生:对,美容和整形的出发点都是基于对生命的呵护和尊重。无论是“锦上添花”还是“雪中送炭”,都必须怀有一种对生命的庄严态度。

 

记者:这几年,美容行业不断发展,不起眼的“小拇指”好像成了最得宠的“大拇指”。然而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层出不穷。

 

张涤生:问题首先就出在对生命的态度上,现在似乎只讲美不美,很少有人强调生命关怀。

 

任何手术都有一定的风险,术后还不排除会出现并发症、后遗症,有时甚至会导致因小失大的后果。所以不能为了外在美就不顾一切。

 

呵护生命、尊重生命永远是整形、美容的出发点和归宿。生命与外在美,这两者不能舍本求末,生命意识不能丢。

 

记者:但现在的整形美容业中,却有不少人把商业利益放在了首位,您怎么看?

 

张涤生:如果商业头脑取代行医者最基本的生命意识,将是一种很可悲的现象。医学是生命的科学,必须用科学的态度去对待。唯一的标准是科学,而绝不是赚多少钱。

 

假如一名美容医生每天开20多个双眼皮手术,只求数量不讲质量,抱着这种急功近利的心态,势必会影响学科的长远发展。

 

人脸不是试验田,更不是医生赚钱的工具。如果心里只想着利益,就会出现“小病大医”等种种不良现象。但如果你心里永远装着病人,把病人的利益放在首位,就会想尽一切办法,不计利益得失,迎难而上,不断攻克医学难题。